中国的毛绒玩具洗牌阶段已经悄然而至

 

任何一个行业的发展都是要经历暴利、无序、成熟、衰亡这个阶段的,经过了二十多年的发展,国内的毛绒玩具已经从最初的起始暴利阶段到了后无序的竞争阶段。

 

毛绒玩具行业中间链条中的批发与代理商阻碍发展的壁垒。

中国的毛绒玩具洗牌阶段已经悄然而至

中国的毛绒玩具洗牌阶段已经悄然而至

 

随着网络的普及,人们对商品成本获取信息的代价会越来越低,甚至有一天人们获取这种信息的成本可以忽略不计,这就意味着,批发商在这个阶段的会处在非常尴尬的地位,会被市场逼向充当零售商的角色,而零售商则在这个期间的生存会面临更多的艰难与挑战,伴随着诸多批发商和零售商无法承担诸多的艰辛与痛苦,要么流产要么转型。

 

取而代之将是直接面对市场消费客户的实体与网络两条渠道的直营店和专营店。

 

这个期间,也是国内毛绒玩具业从“中国制造”走向“中国创造”的过程,是加强研发、推进自主品牌建设、提升品牌附加值的过程。

 

这个过程将是百花齐放、群雄乱争的阶段,必将打乱现有的毛绒玩具产业结构,毛绒玩具销售局面亦将面临新的转型与洗牌。

 

即将到来的行业洗牌,对于每一个毛绒玩具产业链中的企业而言都将面临的是机遇也是挑战!

 

中国毛绒玩具的洗牌阶段已经悄然而至

中国毛绒玩具的洗牌阶段已经悄然而至

 

人都有趋利避害的特性,司马迁也说过:“天下熙熙,皆为利来”,随大流虽然占据不了市场的制高点,但至少不会赔本。人们看到一个暴利的行业,资本就会大量的涌入,扩大生产,盲目恶性的竞争,这个时候泥沙俱下,鱼目混珠,企业痛苦不堪。

 

当下的毛绒玩具行业就是处在这样的一个阵痛时期,阵痛时期的更大的阵痛会加剧毛绒玩具企业的痛苦,无论我们愿意还是不愿意,无论我们用怎么样的心态来面对,中国毛绒玩具的洗牌阶段已经悄然而至!

 

首先是当前毛绒玩具行业的利润壁垒。

 

一是市场的饱和,毛绒玩具生产过剩,利润低微;再之是生产经营成本以及原材料成本大幅上升;都形成了现阶段毛绒玩具行业很难突破的利润壁垒。

 

随着传统的制造业就面临着原材料价格上升、劳动力资源受限等瓶颈,尤其是人力成本的上升,外单加工获得的利润对大企业已没有太大的吸引力,甚至会让很多企业在以廉价劳动力逐利的这个时代濒临亏损;

 

行业的恶性竞争让毛绒玩具企业苦不堪言,但行业竞争规范有序应该是一个市场的自然法则,决不是简单的行业自律就可以实现的。

 

尤其是09年的金融危机以来,海外采购商更是直接抄底,基本不容玩具企业讨价还价,国内毛绒玩具生产企业的优势正在逐步弱化,进而开始转战内销市场,毫无疑问的内销市场是一个“红海市场”,没有绝对的价格优势想在红海市场立足是难上加难。

 

毛绒玩具企业在这个阵痛时期都是硬伤累累,互相倾轧价格竞相压价,盲目的竞争带来大量产品的积压,资金都积压在库存上面,让毛绒玩具企业没有更多的资源、精力、资金投入到相应的研发创新、生产管理上面,就无法引进高等的人才,无法应用先进的管理方法,呈现出集体性的涣散和迷茫,造成产品千篇一律同质化重,技术更新缓慢鲜有亮点没有创新,甚至产品质量得不到应有的保障。

 

越是如此,企业的利润就越低,企业就越难维持正常的运作和发展。大家都明白毛绒玩具业与服装、鞋帽等传统的制造业一样,都是劳动密集型产业,行业最后的发展前途取决于自主创新的能力有多强,但更多的会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时间越久,毛绒玩具行业面临生产经营成本增加、出口下降、利润下滑等巨大的压力就越大,小的或者经营不善的工厂就承担不起发展到这个阶段的阵痛,便会纷纷出现转产、转移、转出、倒闭、被兼并等现象。

 

市场会慢慢地整合、规范,自然地趋于毛绒玩具产业链的优化,并将导致市场资源向一部分管理好、理念先进的企业集中,而管理好、理念先进的企业便能够把生产加工程序让给产品质量较好、规模相对较小的企业去做,而管理好、理念先进的企业则集中搞产品研发和品牌建设,用高品质高附加值产品换取更大利润。

 

中国毛绒玩具洗牌阶段已经悄然而至

中国毛绒玩具洗牌阶段已经悄然而至

进而,管理好的企业就会走向成熟走向寡头。
其次就是国内和国际标准壁垒严重困扰企业在当前恶性竞阶段的发展。

 

一边是毛绒玩具企业硬伤累累,质量管理环节薄弱,国内大多数毛绒玩具企业没有高质量的控制体系、完善的信息管理系统,也没有强大的融资能力,多为小工厂型生产,抗风险能力低,很容易破产;

 

一边是随着社会时代的发展人们对毛绒玩具的要求越来越高,对毛绒玩具安全、绿色、环保的要求越来越迫切。但国内的毛绒玩具企业大多规模小、又多采用传统加工设备,设计能力薄弱,绝大多数玩具企业依靠来样、来料加工制作。

 

产品形式陈旧,多为传统的填充物玩具,品种单一。

 

在成熟的玩具设计生产销售链条中,毛绒玩具业只处于附加值甚低的边缘位置,不具备竞争力。

 

一则欧美安全环保指令的重重障碍对毛绒玩具设置的各种贸易壁垒层出不穷,以针对来自中国的毛绒玩具屡屡出现的质量问题。同时让部分玩具无知识产权和玩具厂工人权益无保障等多次“撞击”,让国内许多玩具生产厂家 “透不过气来”,出口门槛的进一步提高,生存环境更加严峻;

 

一则国内也开始对此加强执行与监督新毛绒、布制玩具标准的实施;今年七月份,国家工商总局和国家技术监督总局等联合执法突然对山西太原毛绒玩具市场的一次全面检查,无疑是在为国内的毛绒玩具企业提供一个信号和导向,让毛绒玩具企业在有限的时间段内完成认证标志和标签标识等自律及实现转型,彻底告别“三无”产品。

 

实现这样的转型,势必要在一定的阶段增加经营成本却无法增加利润,这种阵痛如果在一定时间内,国内的一些毛绒玩具企业如果不能或者来不及完成认证标志和标签标识等转型自律以及按照行业标准执行将完全与这个行业彻底告别。

 

毛绒玩具的洗牌阶段已经悄然而至

毛绒玩具的洗牌阶段已经悄然而至

 

那个期间,除国际毛绒玩具市场的需求呈稳定态势之外,国内的毛绒玩具市场的需求还在逐年递增,这势必会打破原有的市场供需平衡,让毛绒玩具会获得一个真空的、求大于供的时间段,意味着商品交换中买卖双方之间的平等关系已被商品的供不应求所打破,从而出现毛绒玩具商品的市场价格由卖方起支配作用的现象。

 

这将给走自主品牌道路、管理较好较规范的毛绒玩具企业一个飞速发展的绝好时机。

 

经过这个时期的沉淀出来的毛绒玩具企业与品牌,很可能就诞生出中国的“SHASHATOY”、“迪斯尼”、“steiff”、“NICI”、“RUSS”毛绒玩具品牌。

 

你们的支持,会让玩具啦走得更远。

  • 中国的毛绒玩具洗牌阶段已经悄然而至已关闭评论
  • 470
    A+
发布日期:2016年07月08日  所属分类:玩具新闻
标签: